黄廷炎正在与学生一起训练铜梁龙舞。新华社发陈青冰摄

新华社重庆1月8日电(陈青冰、赵宇飞)78岁的黄廷炎精神矍铄,一提到龙舞,眉飞色舞,手舞足蹈,宛如60多年前那个在剧团敲锣鼓的少年。

黄廷炎是铜梁龙舞代表性传承人。在指导学生表演龙舞时,黄廷炎仿佛变了一个人,眉头紧皱,疾言厉色:“注意精气神!眼神!距离!”

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庆铜梁火龙拥有上千年历史,被誉为“中华第一龙”。铜梁火龙以铁水打金花,在舞动过程中形成一片立体火阵,最长的火龙40多米,场面壮观、惊险奇特。

黄廷炎是土生土长的铜梁人。黄廷炎回忆小时候,当地每逢过节都会自发举行各种舞龙、舞狮等游街表演活动。他从小对舞龙情有独钟,哪里有龙哪里就有他。

14岁那年,黄廷炎陪朋友报考铜梁县川剧团。没想到,自己无意间的一嗓打动了考官,成为县川剧团年龄最小的团员。在川剧团的30多年,黄廷炎心中一直放不下龙舞。

47岁那年,黄延炎的机会来了。

铜梁县川剧团接到任务,需要准备一个龙舞节目,代表四川省参加1988年在北京举办的国际旅游年舞龙大赛。黄廷炎听到消息后,马上主动请缨:“让我来!”

黄廷炎启用了一批具有舞蹈功底的川剧团男演员,创新性地将川剧吹打乐、戏曲功架、武功把子融合到龙舞中。比赛中,黄廷炎执导的“鱼跃龙门”“大龙舞”在全国18支龙舞队节目中独占鳌头,为铜梁赢回了第一座冠军奖杯。

铜梁龙舞一战成名,受邀到全国各地比赛、表演。但好景不长,1993年县川剧团改制,黄廷炎只能提前退休。“退休后,满脑子都是龙。”黄廷炎说。

黄廷炎正在给学生们讲解龙舞的要领。新华社发陈青冰摄

1994年,黄廷炎又等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机会:龙舞被纳入体育竞技比赛范畴。为了统一比赛规范,要求全国各地有龙舞的地方编写一部标准套路。

黄廷炎迅速联系当地文化局等部门,召集以前的队友,在他们的协助下一起研究。那时的铜梁没有像样的运动场,他们只能在煤渣地上训练,身上常常伤痕累累。虽然说黄廷炎舞龙经验丰富,但把经验变成文字,还是难倒了只有小学文化的他。

“当时我连什么叫360度都不知道。”黄廷炎说,“别人说翻一个跟头就是360度,我才理解了。”

一年多后,黄廷炎用心血和汗水编写出的《龙舞基本动作分级规范》脱颖而出,被确定为全国体育竞技龙舞规范。

2006年,铜梁龙舞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铜梁龙舞也开始在海内外大放异彩,先后参加了新中国成立50周年、60周年和北京奥运会、上海世博会等重大活动,并远赴美国、英国、法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文化交流。连续两年,铜梁龙舞都登上纽约时代广场,和当地民众一起倒计时跨年。

如今,铜梁龙舞在当地已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产业。近三年,铜梁龙文化相关产业创收100余亿元,铜梁龙灯彩扎等龙舞制品销往全国各地和10多个国家和地区,带动1万余人就业,帮助200余户贫困户脱贫。

铜梁龙舞的腾飞,黄廷炎功不可没。铜梁区从2005年起将自编的龙舞和龙文化乡土教材普及到中小学校,每个学校都设立龙舞队,经常请黄廷炎现场指导。

黄廷炎即将进入耄耋之年,却依然是铜梁龙舞的“痴情人”。他翻盖手机的铃声仍然是他听了一辈子的川剧吹打乐,即使已经退出舞台20余年,仍然活跃在龙舞教学第一线,授课、教导的学生达上万人。

在被问到对后辈的期待时,黄廷炎下意识摸了摸帽子上的“龙”字:“希望他们把龙演活了,把龙的精神演出来,把中华民族的精神演出来。”